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品人生 笑傲人生 享受人生

乱,是佳人;乳,有偶同;纯,属虚构!

 
 
 

日志

 
 

牺牲在日军屠刀下的八路军高级干部谢翰文  

2015-12-28 15:13:57|  分类: 野史爆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牺牲在日军屠刀下的八路军高级干部谢翰文
孟昭庚

2015年12月24日08:59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抗日战争期间,牺牲在抗敌战场上的八路军级别最高的将领当数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而被俘后壮烈牺牲在日军刑场上的八路军职务最高的干部,则是八路军前线总后勤部政治部主任谢翰文。巧的是左权和谢翰文竟然是在同一天、同一个地方出事,只是一个阵亡,一个被俘。

谢翰文,字鸿锡,号汉文,1904年出生在湖南省耒阳一个小商人家庭。高小毕业后,谢翰文考入衡阳新民中学,1925年毕业后,即参加革命活动,成为耒阳县首批共青团员。五卅运动期间,谢翰文当选为湖南雪耻会耒阳分会副会长。192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耒阳北乡一带搞农运工作。1927年“马日事变”后,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下,谢翰文潜入衡(阳)耒(阳)边界桐子山区,秘密从事反蒋革命活动。

1928年1月,谢翰文赴常宁水口山矿区,与该矿党组织负责人宋乔生一起筹划并发动水口山铅锌矿工武装起义。接着参加湘南暴动,任耒阳县苏维埃政府特派员,负责领导桐子山地区的农民暴动。暴动后,谢翰文将农民革命武装,与水口山铅锌矿武装起义的工人队伍合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独立第三团,自任团党代表。

1928年4月,谢翰文率部尾随朱德部上井冈山,被任命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独立营党代表。接着,他参加了攻打永新县城和龙源口等战斗。

1929年,谢翰文调任红五军第四纵队支队党代表,参加巩固、发展湘鄂赣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1930年6月,谢翰文任红三军团秘书长,曾在红军刊物《武库》第十四期发表《纪念红五月与我们在河西的任务》一文,严肃地批评了“左”倾盲动口号。7月,谢翰文率部参加攻克长沙城的战斗,8月,升任红三军团第五军第三师政治委员。

1931年5月,谢翰文在进攻建宁县城的战斗中,带领突击队冲锋陷阵,为大部队发起进攻打开通路,使此役大获全胜,歼灭守敌3个团。后因释放大批俘虏,他被扣上了“右倾”帽子,降职到师政治部做宣传工作。

1934年10月,谢翰文随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在长征途中,负责宣传鼓动工作,经常编快板、顺口溜,鼓舞部队士气。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胜利完成长征,抵达陕北苏区。11月,谢翰文调任中国工农红军学校(后改为西北抗日红军大学)教务处长。

1937年1月22日,西北抗日红军大学更名为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大),校址由保安迁至延安。谢翰文开始担任抗大第二期第十三学员队队长,事隔一年后就任抗大政治部宣传科科长(后改为宣传部)。

这时,抗日战争已全面爆发,国内青年学子和海外华侨青年纷纷投奔革命圣地延安,抗大学员日益增多,校政治部宣传工作相对加重。当时宣传部只有谢翰文一个部长,无一副职,工作量相当大。为了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谢翰文拼命抓紧理论学习,阅读大量书籍并做笔记。因此,他给学员讲课时,总能引经据典,一讲就是几个小时,深受学员欢迎。

此外,他特别抓了抗大的宣传喉舌——校刊《抗大》,除了及时刊登关于党中央重要方针政策的宣传文章外,他还发动、指导学员积极投稿,自己也挤出时间撰写文章,因而《抗大》内容丰富多样、生动活泼,很受干部、学员的欢迎。

除文化知识宣传外,抗大的文化娱乐活动也开展得丰富多彩。每逢星期天,谢翰文都要组织歌咏、讲故事、演唱、打球、游泳等文体比赛。每逢校部开大会,会前,总是他第一个走上台,双手打着节拍,领唱抗大校歌:“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

1939年初,抗大总校决定将6月1日定为抗大三周年校庆日,届时将举行隆重的庆祝活动。谢翰文认为这项活动意义非常重大,便向校党委提出举办抗大成绩展览会的建议,获得副校长罗瑞卿等领导人的极力支持。于是,除全面组织安排相关事项外,谢翰文还亲自征集跟抗大有关的文献和抗大历期学员在战场上缴获的战利品。一次,他独自去收取一位曾在抗大学习过的红军干部缴获的日军马刀。在归途中,因天黑,不小心失足滑下山沟,将腰摔伤,爬起来走不动,便寻找了一根树枝当拐棍,一步步挪回学校。

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抗大成绩展览会如期开幕,共设立9个陈列室,展出3000多幅照片、数百件实物战利品。展览会盛况空前,毛泽东、朱德等中央和军委的领导人还亲赴抗大参观,并给予了高度赞扬。由于谢翰文在政治宣传工作中的突出表现,当年年底被评为抗大先进政治工作者。

1941年初,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前方军队建设急需一大批强有力的领导干部去充实,谢翰文被中央军委调往八路军前线总后勤部任政治部主任。

1941年农历正月十三日,谢翰文偕同新婚妻子王振东,在欢送的锣鼓声中渡过黄河,奔赴山西抗日前线。

此时,日军将进攻战略重点转向八路军。这一期间,谢翰文积极投身晋东南地区抗日游击战争。在战争的间隙中,他抓紧一切时间调查研究,着手建立和加强八路军后勤系统的政治工作,并获得了初步成效。

1942年5月,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亲临山西太原,坐镇指挥5万多日军,向华北各抗日根据地进行残酷大“扫荡”,且有目的、有重点地向八路军总部实施远距离奔袭和“铁壁合围”的战略战术,企图一举摧毁八路军首脑机关。一时间,从太原通向辽县、和顺的公路上,兵车隆隆,烟尘滚滚,根据地城乡狼烟四起,烽火遍地。

5月24日,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和副参谋长左权获悉日军正从四面八方气势汹汹地杀奔过来,在做了细致周密的部署后,果断决定:中共北方局机关、党校、报社,以及八路军前线政治部、总后勤部,计2000多人立即行动,分路突围,以打破日军的“围剿”阴谋。

总后勤部在谢翰文等人率领下,经过一天一夜艰苦的急行军,在25日拂晓到达辽县与涉县交界的十字岭停下来休息。谢翰文给已怀孕的王振东塞了一块干粮,便去查点后勤机关人员的人数。正在这时,总部一名通讯员飞马而至,通知谢翰文立即去总部开会。

谢翰文忙把装文件的小皮箱交给王振东,急匆匆地赶到总部。这时,会议已经开始,只听左权说:“原来我们要在十字岭下隐蔽,可现在不行,这么多人挤在这里,敌人一旦发现,施以轰炸扫射,后果不堪设想!”左权说到这里,望了一眼谢翰文,接着说:“根据眼下情况,总部决定各单位快速离开十字岭,总后勤部人多,单独走一路。”

刚刚才休息下来的后勤部人员,来不及吃早饭,就又继续上路了。中午,到达一个小山村,谢翰文命令部队暂时停止前进,准备生火做饭。

突然,村外响起枪声,大批敌人围追上来。谢翰文当机立断,率警卫排用密集的火力从村后撕开一处缺口,指挥大家冲出包围圈。当他发现妻子还没有出村时,心里非常焦急,他担心身怀六甲的妻子遭到不测,更担心装着秘密文件的小皮箱落入敌手。已冲出敌包围圈的谢翰文,毅然返身冲回村里,他看到妻子负伤倒在地上,忙上前扶起。王振东告诉谢翰文说:“我怕冲不出去,密件箱里的文件都放在老乡家的灶膛里烧了。”

“好!那我们快冲出去!”谢翰文的话还未说完,敌人已经蜂拥而至,将他俩团团围住。夫妻俩当天被押往太原,关在日军总指挥部一所民房里。

与此同时,负责断后的左权在山西辽县十字岭突围战斗中,被日军炮弹击中头部而光荣殉国。

这天下午,一名日军军官带着一名翻译来到被俘人员的牢门前,朝牢里喊话:“名叫谢翰文的人出来一下!”

牢房里一片寂静,无一人吭声。

日军军官火了,喝令两名日军士兵冲进牢门,扭住一名受伤的八路军战士,野蛮地往外拖。

“住手!”谢翰文见此情形,怒目圆睁,挺身而出。

日军军官皱了皱眉头,转向翻译嘀咕了几句。翻译笑嘻嘻地走到谢翰文面前说:“长官说,他愿同你交个朋友,想同你单独谈谈。”

谢翰文昂起头冷笑一声:“我与你们没有共同的语言,不去。”日军军官瞬时铁青着脸,怒气冲冲地走了。打这以后,大牢中的被俘人员陆陆续续被拉出去审讯,但就是只见出不见进。到后来,只剩下谢翰文等寥寥几个人。

一天,谢翰文被“请”到一所单独的小院里,这里张着电网,戒备森严。几天后,妻子也被押送过来。他们夫妻俩享受“特殊待遇”,每天,由日本厨师做几样好菜,还让医官为王振东疗伤治病。对此,谢翰文不时地提醒妻子:“敌人在耍花招,要提高警惕,时刻准备牺牲!”

果然不出谢翰文所料,一天晚上,日军特别审讯官带着翻译一干人员,进入岗哨林立的小院,笑嘻嘻地说:“谢将军,住在这里还舒适吗?吃得香吗?”

谢翰文一听,将头扭到一边,沉默一阵后,冷冷地反问:“你们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谢将军是八路的大大的长官嘛,是我们大日本皇军的贵客。冈村长官一再给我们叮嘱,不可怠慢你呀!”翻译把日军特别审讯官的话说了一遍。谢翰文一听,心里的火苗腾地燃上眉尖,转身用手指着日军特别审讯官和翻译大声骂道:“你们这是放屁!你们侵略我中国,杀了我那么多同胞,占了我那么多国土,还称什么朋友、客人?!你们是十恶不赦的强盗!快给我滚!”

一串连珠炮般的怒骂,使两人瞠目结舌无言以对,只好灰溜溜地走了。谢翰文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纵情大笑起来。

6月中旬,那个日军特别审讯官又来提审谢翰文。

“今天请谢将军来随便聊聊。”谢翰文一跨入审讯室,日军特别审讯官就皮笑肉不笑地点着头说。

“你们要把我怎么处置就直说吧,别拐弯抹角了!”

日军特别审讯官用手抹了抹小胡子,连连颔首:“爽快!我们只请你谈谈八路军方面的情况。”

“军务机密,无可奉告!”谢翰文硬邦邦地说。

“那你太不讲交情啰!”日军特别审讯官阴阳怪气地瞟了谢翰文一眼。

“那么,我也明白地告诉你们,在战场上你们失败,在我身上你们也得失败!”谢翰文说了几句后,再也不吭声了。

日军特别审讯官见谢翰文如此强硬,气急败坏地说:“谢翰文,我不相信你的嘴巴是钢浇铁铸的!”说着,朝两个如狼似虎的士兵一挥手,瞬间,鞭子便雨点般地落在了谢翰文身上。

“只要你好好坐下来同我们说,一切好办。”日军特别审讯官凑近谢翰文面前说。

“呸!”谢翰文将一口带血的唾液喷向日军特别审讯官的脸。这下可激怒了日军特别审讯官,他像野兽般地嚎叫起来,叽哩呱啦地指使日本士兵扒光谢翰文的衣裤,用一根粗铁丝从他肩胛锁骨穿透过去,然后把他高高地吊上房梁,直到谢翰文昏厥过去。敌人只好把他送进一个地下室关押。

日军不断地用酷刑逼降,但谢翰文始终没有屈服。谢翰文视死如归的态度和异常坚强的意志,被反映到冈村宁次那里。冈村立即派了“特使”,拿来一张事先写好的投降书放在谢翰文面前要他签名。

对日军这种黔驴技穷的卑鄙伎俩,谢翰文不屑一顾。他对“来使”说:“你告诉冈村,别做这个梦!”边说边把投降书撕了个粉碎,猛地抛向特使的脸。

日军所有的诡计都落空了,气得冈村宁次大吼大叫。

1942年夏末秋初的一天,时年38岁的谢翰文同妻子一起,在太原市郊惨遭日军杀害,为祖国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责编:张玉、朱书缘)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